倾肠

睡得少,吃得多。

每日十分钟吸伽,疯狂迷恋眼镜伽tut

…伽罗哥哥我真心实意想跟您困觉qaq

就是很想看小心戴眼镜穿围巾的样子!

我哭,向全世界安利p&jk,要多甜有多甜,老叔叔被甜得晕头转向,这对小夫妻完完全全把本老头的所有心坎戳了个遍…在此大胆宣布小警官和甜甜少女喜结连理白头偕老!!!彻底被甜到癫狂!!!这对cp将成为本老头心尖尖上的崭新小嫩肉!!啊啊啊啊😭

猫化尚,现代。

“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换个问题。”

漠北一把将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和毛绒绒的耳朵一起按进蓬松酥软的巨大抱枕里,耳尖泛起一点红很幸运地没被尚清华这只有点蠢又有点精明的猫捕捉到。一本书摊在膝上没看几页,精神全锁在余光里,又牢不可破地黏附在这成了精的猫怪身上。

猫儿从抱枕里重新翻起头来,小心翼翼地去观察铲屎官的脸色,想伸爪子抚一抚这个人类颈后的发茬。那东西硬邦邦又细细密密,用来磨肉垫舒服极了,他只敢这样想,付诸行动之前还要掰着指头数一数自己九条命还有多少剩余。

他直起脊背,腰线从外圆凹陷成略显单薄的内弧,滚烫鼻息撒在自家主子的颈侧,温热掌心交叠覆在对方左肩上,离心脏近得要命。
湿漉漉的触感从颈尾发根处突兀传出,猫胆包天的尚喵以舌替爪,用自己特有的示好方式哄顺着漠北。斥满肉刺的软舌颇有些可用天真作形容的情色意味,寸寸磨砺那薄薄的颈皮,似乎能一直把颤栗完完整整地透进每一根神经里去。

“随便问问…没有生气吧?”

铲屎官漠北手一抖,险些把书页扯裂了。

什么时候动了心思,确实是不记得。对于漠北来说意识永远比情绪要迟到好几个维度,果子自己落了才知道熟。
不过他完完全全现在没有回答问题的心情,如果方才还剩一点耐心去想,现在也尽数随尚清华不知死活的举动全湿透破碎了。

“别弄了,坐过来。”

“?”
“卧槽”
“铲屎的!大王!留条命在来日方长啊!!唔…”


(没时间写长的只好随便摸点什么…好想吃原著糖啊可我不会写啊大哭

堆个图,本来想画刺客伍六七王子摘眼镜,出图发现不是特别像233不过画都画完了还是堆上来吧

关于一点秦明2的水叨叨


??刚刚去秦明2的tag转了一圈?是我很迟钝吗,并没有看出来法医秦明2刻意卖腐?喊着林秦大cp喷剧组的醒醒,原著就是刑侦向作品,老秦原著里还是已婚直男?林涛也原设有女友的?我觉得2的三角也是很好的友情向,很互补啊?况且作者在原文里主要探讨的更多是办案和人性,仅仅因为改了一个角色或者达不到预期想要的男男感情线弃剧?只能说各有所好吧。

总体感觉秦明2虽然案子和剧情上有变动,但改得还可以?作为一个双商在均值以下的比较蠢的人,是这么认为的(…)扮演韩老师的演员演技很好,最后反转也很有意思,说实话我还怀疑过清道夫是两个人,显然想多了😂

韩天峰这个角色比原著步兵要出色得多,个人见解。不过对剧版老秦实力心疼,招谁惹谁了每一部都要接受一个至亲的离去😂😂太狗血了吧,推动剧情铺线也不带这么玩的啊,欺负剧版秦明不爱说话呗hhh

卖腐的话也是第一部带出来的,第二部相比第一部拍摄上进步还是比较大的,也看出经费上来了?整体色调偏向阴郁,与第一部亲民风格完全不同。很多一部粉在2里水黑,先替黑子们累一下…在弹幕里骂来骂去,一边骂还要一边看,挺辛苦的,不容易哈。

2部镜头很多都比一部要好看,偏向正剧风格。很喜欢每个案子最后的小总结,虽然大多在宣扬邪不胜正爱与和谐(?)反正是那么回事吧,有点老少皆宜的意思了,受众面会更宽一点。对秦明这个作品来说也是发展上的好事,不知道第三部还拍不拍,会不会继续更换制作团队和主演。这事变来变去的容易遭骂,2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假设没有1做前路的话,其实2的风评应当是不错的,毁就毁在变动太多了,一时从各个方面和1都接不上。

宝姐走了是1的结尾,喷三角变动的肯定没好好看1尾声啊!!宝姐被救出来之后有个上司和她讲什么私自行动,被开除了啊!刘诗羽也是原著角色啊!!确实和老秦刘涛一起工作的啊!!人设变动大了一点,变得稍微亲和讨喜了一些,结果又成了喷点emm大家开心就好

强推法医秦明原著,特!别!好!看!
典型的工科式文笔,胜在案子和剧情上。没什么感情线,干净利落,案子也没有特别错综复杂,其中人心人性的体现很明显,明了地剖开了人之阴暗晦涩。

“惩罚我,然后成为我。”

最后1p恐怖预警,希望不会吓到人(つд⊂)

看完法医秦明2脑子里就一直有个清道夫变装韩老师挥之不去,可惜笔意不达千分之一,画出来算是发泄一下吧😞

【漠尚】只是猫 3

现代日常。一人一猫有私设没逻辑没顺序随手写。OOC
尚清华猫化预定。
————————

尚清华向天发誓,今天他绝对没有做什么踩了漠北老虎尾巴的破事。
在这个美好闲适的周一,他没有出去玩,没有脏兮兮,没有挠烂被卷,没有把猫毛蹭到主子的校服上。就算把前后四只爪子十二肉球全都数上,一颗脑袋思考到缺氧,他也实在不能搞明白漠北把自己锁在阳台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可怜兮兮地趴在厚实的玻璃门边,既不敢抓门大叫抗议,也不敢撬窗逃跑。虽然后者对于一只成了精的猫来说轻车熟路——尚清华宁可选择忍辱负重降低身子讨好眼前这只两脚兽,现在选择逃跑才是真的失智:天气渐渐凉下来,按照过往的经验,街上的猫大多开始寻找固定庇护所早早准备过冬了。两手空空回去,不是被强势一点的咬死,就是让北风吹得冻死。

他盘算着自己的主意,仔细地舔遍了前腿,又一点一点把全身都清洁干净了,确定自己是个精神的小伙子,然后坐出一种自认为十分端正的姿态来,立着耳朵朝漠北露出傻乎乎的笑。

装傻卖巧。
人嘛,都喜欢这一套,尚清华深有体会。懂得撒娇讨好卖乖的猫都在街角巷口活下来了,比起天天只知道吊着眼睛抗拒又孤傲的其他同类,前者往往更多地获得爱抚、温暖、食物。被领养,被最大程度地施与善意。

活着总比死了强。


做出一些不适应于物种的行为十分累猫。尚清华眼睛都快眯僵了,笑容勉强挂着,好歹没笑出灵异感来。这点表情还是日积月累好不容易跟人类学下来的,寻常人想看看都必定得拿出什么好食物来交换,那铲屎的却不知到底闹着什么脾气,压根不注意。

尚清华只好清清嗓子,极缠绵极嗔嗲地发出一声长又长拐三弯的叫,险些把自己恶心出一个平地摔来。
漠北果然开始动作起来。尚清华心中一喜,索性扔掉最后一点面子,咕咚一声仰在地上,软热的肚皮正送进漠北眼皮子底下,饱满肉垫完完全全上翻给对方看,一副任君疼爱的浪样子。

漠北走近了。漠北伸手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伸手把落地帘一拉。
这下尚清华连人都瞧不见了。
妈的。喵希匹。

尚清华极其郁闷地站起来,耸着一身霉头在原地兜转好几圈,破罐子破摔地使劲儿拍上玻璃,指甲触及的尖锐声响又把他自己刺得浑身难受。

他开始捶着脑袋仔细回想。

除了早上睡在漠北书包里被他带出门,自己的确没有惹事生非啊。

等等。

妈呀!难道因为这个?

钻书包能怪自己吗??天知道昨晚漠北发什么疯,差点梦里一脚踢死自己啊??

苍天不公,凭什么自己的喵喵拳夺命爪毫无威慑力,漠北睡着觉蹬蹬腿都能在弄死自家猫的边缘试探??再言能化形的猫千中不出一,睡觉睡死岂不荒唐?惹不起躲得起,谁知道漠北竟然看也不看背包就走啊??

尚清华回过味儿来,十万委屈哽在喉头无处诉。
反正冲上去理论也说不利落人话,打也打不过这个人高马大发育过快的小鬼,万一急了蹦出一句猫叫来,多没气势。

他到底没转出个哄好铲屎官的法子,只好重新趴回门口,汲着帘子透过来的那点微弱光芒闭目养神。地板离了体温凉得极快,他又要重新捂热,天杀的倒霉。

哎,好想念漠北的胳膊和大床啊。
哎,这两脚兽长这么好看,要是脾气再好点就是一个好主子了。

…哎,算了。长得好看就行,自己脾气好嘛。
凑合过呗,这还能离吗。

————
漠北解完了最后一道函数题,把耳机拔下来随便缠一缠扔进书包里,人字拖趿拉在地的声音把掉在睡梦里的尚清华生生吵醒。
漠北不甚温柔地捞起这睡得冒泡的一团来,猫儿自他肩头嗅见一阵潮乎乎的香。

“没心没肺没脑子。”漠北如此评价怀里这个小东西。

指绘狂草漠尚自拍流( p′︵‵。)给漠尚tag打点水吧(x)

“和大王一起轧马路!”
                                   ——来自冰凉凉的漠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