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肠

睡得少,吃得多。

堆个图,本来想画刺客伍六七王子摘眼镜,出图发现不是特别像233不过画都画完了还是堆上来吧

关于一点秦明2的水叨叨


??刚刚去秦明2的tag转了一圈?是我很迟钝吗,并没有看出来法医秦明2刻意卖腐?喊着林秦大cp喷剧组的醒醒,原著就是刑侦向作品,老秦原著里还是已婚直男?林涛也原设有女友的?我觉得2的三角也是很好的友情向,很互补啊?况且作者在原文里主要探讨的更多是办案和人性,仅仅因为改了一个角色或者达不到预期想要的男男感情线弃剧?只能说各有所好吧。

总体感觉秦明2虽然案子和剧情上有变动,但改得还可以?作为一个双商在均值以下的比较蠢的人,是这么认为的(…)扮演韩老师的演员演技很好,最后反转也很有意思,说实话我还怀疑过清道夫是两个人,显然想多了😂

韩天峰这个角色比原著步兵要出色得多,个人见解。不过对剧版老秦实力心疼,招谁惹谁了每一部都要接受一个至亲的离去😂😂太狗血了吧,推动剧情铺线也不带这么玩的啊,欺负剧版秦明不爱说话呗hhh

卖腐的话也是第一部带出来的,第二部相比第一部拍摄上进步还是比较大的,也看出经费上来了?整体色调偏向阴郁,与第一部亲民风格完全不同。很多一部粉在2里水黑,先替黑子们累一下…在弹幕里骂来骂去,一边骂还要一边看,挺辛苦的,不容易哈。

2部镜头很多都比一部要好看,偏向正剧风格。很喜欢每个案子最后的小总结,虽然大多在宣扬邪不胜正爱与和谐(?)反正是那么回事吧,有点老少皆宜的意思了,受众面会更宽一点。对秦明这个作品来说也是发展上的好事,不知道第三部还拍不拍,会不会继续更换制作团队和主演。这事变来变去的容易遭骂,2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假设没有1做前路的话,其实2的风评应当是不错的,毁就毁在变动太多了,一时从各个方面和1都接不上。

宝姐走了是1的结尾,喷三角变动的肯定没好好看1尾声啊!!宝姐被救出来之后有个上司和她讲什么私自行动,被开除了啊!刘诗羽也是原著角色啊!!确实和老秦刘涛一起工作的啊!!人设变动大了一点,变得稍微亲和讨喜了一些,结果又成了喷点emm大家开心就好

强推法医秦明原著,特!别!好!看!
典型的工科式文笔,胜在案子和剧情上。没什么感情线,干净利落,案子也没有特别错综复杂,其中人心人性的体现很明显,明了地剖开了人之阴暗晦涩。

“惩罚我,然后成为我。”

最后1p恐怖预警,希望不会吓到人(つд⊂)

看完法医秦明2脑子里就一直有个清道夫变装韩老师挥之不去,可惜笔意不达千分之一,画出来算是发泄一下吧😞

【漠尚】只是猫 3

现代日常。一人一猫有私设没逻辑没顺序随手写。OOC
尚清华猫化预定。
————————

尚清华向天发誓,今天他绝对没有做什么踩了漠北老虎尾巴的破事。
在这个美好闲适的周一,他没有出去玩,没有脏兮兮,没有挠烂被卷,没有把猫毛蹭到主子的校服上。就算把前后四只爪子十二肉球全都数上,一颗脑袋思考到缺氧,他也实在不能搞明白漠北把自己锁在阳台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可怜兮兮地趴在厚实的玻璃门边,既不敢抓门大叫抗议,也不敢撬窗逃跑。虽然后者对于一只成了精的猫来说轻车熟路——尚清华宁可选择忍辱负重降低身子讨好眼前这只两脚兽,现在选择逃跑才是真的失智:天气渐渐凉下来,按照过往的经验,街上的猫大多开始寻找固定庇护所早早准备过冬了。两手空空回去,不是被强势一点的咬死,就是让北风吹得冻死。

他盘算着自己的主意,仔细地舔遍了前腿,又一点一点把全身都清洁干净了,确定自己是个精神的小伙子,然后坐出一种自认为十分端正的姿态来,立着耳朵朝漠北露出傻乎乎的笑。

装傻卖巧。
人嘛,都喜欢这一套,尚清华深有体会。懂得撒娇讨好卖乖的猫都在街角巷口活下来了,比起天天只知道吊着眼睛抗拒又孤傲的其他同类,前者往往更多地获得爱抚、温暖、食物。被领养,被最大程度地施与善意。

活着总比死了强。


做出一些不适应于物种的行为十分累猫。尚清华眼睛都快眯僵了,笑容勉强挂着,好歹没笑出灵异感来。这点表情还是日积月累好不容易跟人类学下来的,寻常人想看看都必定得拿出什么好食物来交换,那铲屎的却不知到底闹着什么脾气,压根不注意。

尚清华只好清清嗓子,极缠绵极嗔嗲地发出一声长又长拐三弯的叫,险些把自己恶心出一个平地摔来。
漠北果然开始动作起来。尚清华心中一喜,索性扔掉最后一点面子,咕咚一声仰在地上,软热的肚皮正送进漠北眼皮子底下,饱满肉垫完完全全上翻给对方看,一副任君疼爱的浪样子。

漠北走近了。漠北伸手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伸手把落地帘一拉。
这下尚清华连人都瞧不见了。
妈的。喵希匹。

尚清华极其郁闷地站起来,耸着一身霉头在原地兜转好几圈,破罐子破摔地使劲儿拍上玻璃,指甲触及的尖锐声响又把他自己刺得浑身难受。

他开始捶着脑袋仔细回想。

除了早上睡在漠北书包里被他带出门,自己的确没有惹事生非啊。

等等。

妈呀!难道因为这个?

钻书包能怪自己吗??天知道昨晚漠北发什么疯,差点梦里一脚踢死自己啊??

苍天不公,凭什么自己的喵喵拳夺命爪毫无威慑力,漠北睡着觉蹬蹬腿都能在弄死自家猫的边缘试探??再言能化形的猫千中不出一,睡觉睡死岂不荒唐?惹不起躲得起,谁知道漠北竟然看也不看背包就走啊??

尚清华回过味儿来,十万委屈哽在喉头无处诉。
反正冲上去理论也说不利落人话,打也打不过这个人高马大发育过快的小鬼,万一急了蹦出一句猫叫来,多没气势。

他到底没转出个哄好铲屎官的法子,只好重新趴回门口,汲着帘子透过来的那点微弱光芒闭目养神。地板离了体温凉得极快,他又要重新捂热,天杀的倒霉。

哎,好想念漠北的胳膊和大床啊。
哎,这两脚兽长这么好看,要是脾气再好点就是一个好主子了。

…哎,算了。长得好看就行,自己脾气好嘛。
凑合过呗,这还能离吗。

————
漠北解完了最后一道函数题,把耳机拔下来随便缠一缠扔进书包里,人字拖趿拉在地的声音把掉在睡梦里的尚清华生生吵醒。
漠北不甚温柔地捞起这睡得冒泡的一团来,猫儿自他肩头嗅见一阵潮乎乎的香。

“没心没肺没脑子。”漠北如此评价怀里这个小东西。

指绘狂草漠尚自拍流( p′︵‵。)给漠尚tag打点水吧(x)

“和大王一起轧马路!”
                                   ——来自冰凉凉的漠北客户端

交个作业!
p1居老师
p2临摹学习

天啊!!!和美丽太太共在很多坑,好幸福啊(*꒦ິ⌓꒦ີ)出于礼貌不能日人家的乐fu只好关注了呜呜呜神仙我能亲您一口吗(?)

【漠尚】只是猫 2

现代日常。有私设没逻辑没顺序没智商,瞎写,OOC
尚清华猫化预定。
————————

一般来说,尚清华的崭新一天会是从漠北乱成一团的被子里冒着被憋死的危险找出口开始的。

尚清华有个特别招自家铲屎官讨厌的毛病:只要漠北一躺下,尚清华必定腆着巴掌大的小猫脑袋腻腻歪歪地凑上去,爪子顺一顺长而软的小胡子,咕叽一声便碰瓷一样倒在漠北随呼吸起伏的热乎乎的肚皮上。

然后被捏着后颈皮扔到地上,四爪张得像要起飞,着了地慌忙打个滚,委屈得耳朵都耷拉下来,活像一只没皮没脸的小赖狗——过会儿记吃不记打地悄悄跳上去,下巴搁在毛茸茸的两团小肉球上,屁股撅成一座小山峰,尾巴正正夹在中间,挡住一对小小的球儿。
他专心志至地盯着床上静默无声的人,总也判断不出对方到底是真睡着了没,到底却自己先犯了困,头歪身子倒,没等完全栽进水一样淹人的柔软被子里就先被吓得炸了毛,大喵一声窜进漠北臂弯里,速度快到模糊。

“……”
太蠢了。
漠北睁了眼,难得温和地给尚清华把朝天毛顺得服服帖帖,翻个身留给猫儿一个宽宽薄薄的后背,算是半个默许。
尚清华特别高兴,非常高兴。他伸出布满了小小肉刺的舌头,小心翼翼的在漠北睡衣上舔两口,抱着一点被角睡得美滋滋。

之后大清早被诈尸一样掀被而起的漠北遗忘,在漠北翻找衣服的过程中被两卷三卷地裹入被子深处,运气好的话能露个脑袋或者蛋蛋在外面,运气不好直接不见猫影,全靠自己往外刨。
猫生艰难。

漠北还特别不喜欢自己和外面的野猫玩。
尚清华脑袋上挂着乱七八糟的树叶泥巴甚至是泡泡糖回来的时候总能见证到漠北的脸色一秒变臭。尽管这个铲屎的更像是要债的,脸上常年挂着一副要打群架的冷横样儿,尚清华依然能从里面分辨出“臭”和“更臭”的区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物种比尚清华更了解漠北,尤其在讨其开心的份上。
毕竟漠北不开心了,尚喵可能会被他强行一脚把去年份的垃圾桶早饭都给踢出来。

反正每次从外面浪回来,叫漠北发现只有两种后果:被扔进一个可怕的盛满热水的非常像人类吃饭工具的盆子里,或者当天晚上被其扔在卧室外面睡地板。不论哪种都是尚清华的噩梦,前者更甚:第一次坐进盆子里的时候他几乎以为漠北要吃了自己,吓得上蹿下跳,把漠北溅个湿透,并且险些抓花了自家主子仪表堂堂的帅脸。

猫也是需要社交的。尚清华举着粉红粉红的肉垫,怂了吧唧地坐在地板上任由漠北恶狠狠地给自己剪指甲,一串抗议式喵喵喵还没提上喉咙,水漫过似的瞳似敢未敢扫过漠北抿得死紧的唇角,便一声不吭了。
社交,要有命在的。

————
尚清华的确不太了解,在人类世界里,有那么一种东西,叫“动物传染病”。

好比考了满分的小孩不可以和倒数第一名一起玩。尚清华出生就是野猫,暂不懂得家野不同路,饶是漠北对他再嫌恶,养着养着也多少生出丁点大的保护欲来。况且猫是不容易养熟的,尚清华又在漠北家的人道主义关怀下没做绝育,总往外跑,说不准哪天就不肯回来了。
漠北想,吃惯了娇贵罐头,睡足了双人大床,尚清华应当是没骨气再回去流浪了;等在路边冷不防瞧见了你侬我侬搅在一团的两只猫,这种乐子就不能是双人床和罐头能给的。

漠北还不知尚清华神智堪比凡人,更不知两猫缠在一起护食厮斗,自怀心思回了家,难得纵容了尚清华的例行问好。
那猫儿不知去哪儿滚得满身脏兮兮,口里衔着掉了耳朵的毛绒老鼠,颠颠地助跑两步扑到漠北脸上,前后腿并用地扒着主子一顿蹭,蹭完了哆嗦两下被玩具毛呛出大喷嚏来,鼻涕抹得漠北满耳朵都是。

反正也只是猫。

【漠尚】只是猫

现代日常,有私设,ooc
猫化预定。
——————

漠北养了一只猫。
准确来说,也许是猫养了一个漠北:漠北负责佛系放养爱答不理。猫呢,见着漠北便急着往上扑,丝毫没有作为一只猫的尊严,倘若铲屎的大发慈悲给它准备点什么逗猫棒小鱼干,它就能自娱自乐地和那叮当作响的小玩意儿滚作一团闹上半天。

猫姓尚,名清华,源于漠北他妈对漠北的深切希冀:儿子,上清华啊!
漠北对此无动无衷,他妈神经大条地希冀这些不靠谱的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猫是他捡回来的,然而所谓的捡,也只是这黄毛的脏兮兮的小东西扯着漠北的裤脚不肯撒开爪子,一路扯到了家,尾巴毛都被粗糙的柏油路搓掉了一块儿,一沾地板立刻趴了,显然筋疲力尽。

漠北对这些猫猫狗狗的根本没什么兴趣,尚清华能活过来,还是归功于他那少女怀春的老妈,在漠北看来就是闲的没事干,吃饱了撑的,或者叫不务正业瞎摆活。

但是猫是有情有义的猫。尚清华日子过得比之前不知道好上多少倍,感念于漠北对自己不离不弃相知相遇的大恩大德,他总觉要做点什么才好:绕着漠北兜圈子,趴在窗台上看他复习功课,没事把自己的口粮从垫子底下叼出来送到漠北手边,再讨好地垂下头去蹭蹭漠北硬邦邦的左手。要是对方心情不错,他能得到一两下敷衍的抚摸;倘若踩了雷,虽然不至于被一巴掌拍下桌子去,眼刀也是少不了的。

尚清华对于讨好自家铲屎的颇有心得,比如在漠北熬夜的时候乖乖趴在一边陪着,比如吃饭的时候蹲在漠北脚边把他挑食扔掉的菜蔬悄悄叼进垃圾桶藏好,甚至从窗台跑出去在墙外的固定地点上旱厕。他猜漠北不喜欢看到自己的猫屎,有那么一次尚清华蹲在猫砂里奋力耕耘,撞上漠北正回家来,对方脸上的嫌弃快能盛满一碗了。

尚清华其实能听懂人语,化形也能像模像样地讲上几句。碍于猫化人违背了什么什么核心价值观,再顾忌把漠北吓着,尚清华便一直嗲里嗲气地咪咪喵喵,漠北无视他就小声咪咪,漠北注意他便放肆咪咪,然后被一脚踢开,叫声尤为惨烈。

后来他发现了一个不挨踢的诀窍:在漠北进到那间湿漉漉热乎乎的小房间的时候保持安静,多半就能保住自己娇贵的猫肚子。

于是他一边舔着爪子一边睁着圆澄澄的竖瞳盯着漠北,看他一层一层“蜕毛”,直蜕的光溜溜的只剩一块儿四角型,然后大步过来,愈走愈近。

拉开玻璃门对自己就是一脚。

尚清华想,可能别人撸猫都用手,漠北习惯比较特别,喜欢用脚吧。
身为高贵的猫,就要原谅愚蠢的人,谁让这个喜欢用脚撸猫的对自己有恩呢。

段子,不甜不刀,ooc
tag私心,我这个大水缸(。)
——————

“王杰希先生,你愿意娶喻文州为妻吗?不管生老病死,白首相依,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王杰希张张口,向来在赛场上一秒千转的头脑此刻却混乱地迟钝起来,好似陷入一种分裂的境地里。一双唇不听使唤,想问的问不出,与意愿背道而驰地吐露了最荒唐的答案。

“我愿意。”

王杰希喉头一滞,眼球似乎都随着这三个字狠狠震荡了几番。他握着花束的掌心已经湿透了,急喘之间一转头,见着喻文州的眉眼蒙在圣洁白纱之后,令人发寒的笑意溢过细腻的布料材质,直直刺穿自己,难躲难藏。

他一抓被角,手腕冷不防磕到床头柜硬实的棱角上,登时疼醒了。窗外又有淅淅沥沥的动静,华北的雨季来势汹汹,这一下就必到天亮。
王杰希口干舌燥,心里想着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一边起来寻杯水喝了,心情也平静下来。

两点三十分。穿婚纱的宿敌和自己结婚,对于一名钢铁直男来说算是一场惊魂噩梦了。